拉伸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拉伸膜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70岁阿里传奇一生病魔缠身仍不知疲倦推动和平《新闻》

发布时间:2020-09-02 01:13:47 阅读: 来源:拉伸膜厂家

阿里70岁了

阿里曾经的辉煌

穆罕默德阿里70岁了,美国《体育画报》第一次提到他的名字也已经是50多年前的事,之后他共38次出现在封面上。在这条长路上,他从一个千夫所指的叛徒变成万人爱戴的偶像。到今天,他的形象依然鼓舞着我们。

1月初在亚利桑那州天堂谷,对摄影师尼尔莱弗来说,在穆罕默德阿里家中度过的四天是一次再熟悉不过的朝圣。一些报道说与帕金森综合征战斗了几十年的阿里,如今已将近弥留,但莱弗眼前的这位斗士却依然生猛。虽然除了跟妻子朗妮和其他家人以外,阿里很少说话,但莱弗说,“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”。莱弗1958年就开始给美国《体育画报》拍片,至今拍过170多个封面。他跟阿里夫妇共进晚餐,也看着阿里进行长时间的例行伸展来保持活动能力。“每次这样运动过后,”莱弗说,“你能察觉到他走路都不一样了。”

莱弗在1963年第一次拍摄阿里,此后的合作多不胜数。这次又到了拍照的时候,他说:“一切像从前一样。”阿里对此很乐意参与。“他举起双拳的那镜头就是他的主意,”莱弗说,“他是摄影师和记者的最佳搭档,不管你喜不喜欢他,他都能让你的作品好看。”

“卡修斯克莱”(Cassius Clay)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美国《体育画报》的书页上是1958年。当时所指的是19世纪肯塔基州一位主张废除奴隶制的政客。两年后,在1960年4月18日那一期,这个名字再次出现。那一周的“存档”栏目列出了20个从美国奥林匹克拳击选拔赛中脱颖而出的年轻拳手,当中那个来自路易维尔、体重80.7公斤、继承了那个政治家名字的克莱,已被评为美国业余体育联合会的杰出拳手。当然了,他日后将更为杰出,是永载史册的那种。他将无数次出现在美国《体育画报》上,38次成为封面人物。在很多种意义上,他和这本杂志是一起长大的。

如今阿里已年届70。在2月18日的拉斯维加斯,人们特别为他举办了一场盛大的生日派对(虽然他确切的生日其实是1月17日)。这场在米高梅广场花园竞技场举行的“绝对重量级盛事”一周后在ABC电视台播出,明星和群众聚集一堂,既为慈善筹款和收视率带来贡献,也向一个如今美国少有的被全世界共同爱戴的人物致敬。

然而在这些温暖的烛光和赞颂当中,我们可以想象斗士正背靠在擂台的围绳上,回想这场爱的盛宴背后所代表的是一种多么深远的改变。当如今的阿里身体逐渐虚弱,当每个自命不凡的竞技者都在不自觉地模仿拳王的行迹,我们几乎无法再看清楚,他所曾树立的形象是如何地具有开创意义和变革精神——而在他的职业生涯里,又承受过多少批评乃至于谩骂。如果说是时代的改变使他得到了人们的认可和爱戴,那我们更应该记住,是特立独行的阿里推动了这种时代的改变。就像他和乔弗雷泽、乔治福尔曼和肯诺顿之间那些惨烈的战斗,在世界的舞台上,阿里押下了最高的赌注,他所冒的风险非今日的体育文化所能想象。

在如今这年头,奥齐奎伦一条耍性子的推文会被吹捧成勇气的表现,一条有勒布朗詹姆斯出现的新广告就能成为行动纲领。与此同时,改一个名字并不会引起争议,而只不过是多了件重新印制的球衣(比如“WORLD PEACE”)。相比之下,阿里当年在擂台上双手低垂、轻轻跳跃的风格却已叫拳击界权威们嗤之以鼻,而他在擂台下的动作所招来的炮火,则还要更激烈得多。

1964年,在爆冷打败索尼利斯顿夺得世界重量级拳王锦标后,22岁的克莱直勾勾地盯着围绕他的记者,放声大喊:“我震撼了全世界!”但真正震撼人们的,是他不久之后的宣言:他加入了伊斯兰国民大会(Nation of Islam)并将名字改成了“穆罕默德阿里”。在此之前,美国人心目中的黑人运动员都应该走乔路易斯的路线,寡言少语,不涉政治。专栏作家吉米坎侬在《纽约世界电讯报》上把阿里(当然坎侬还是叫他“克莱”)写成是“操纵地下宗教组织的邪恶黑手党喉舌”。这是当时大多数权威媒体所认同的观点,它们大都拒绝使用拳王那个被坎侬说成是“黑人穆斯林商标”的名字。

你认为詹姆斯那“决定”就叫备受炮轰了吗?阿里在很久以前也做过备受争议的选择。只不过不是在镜头前,而是在休斯敦一座旧邮局大楼里。1967年4月28日,他在越战的高峰期拒绝接受美军的征召。从宗教立场出发而拒绝入伍,使得阿里被逮捕,拳王头衔被剥夺。两个月后,他被控逃避兵役,罚款1万美元并入狱五年,但他在上诉后得以躲过牢狱之灾,然后在1971年,他的罪名被美国最高法院撤销。这样下来,阿里就在职业生涯的高峰期损失了3年半的时间。

在解释拒绝参战的原因时,阿里所说的那句“我跟那些越共没有仇”,似乎表明了这个傲气冲天的拳手以自我为中心的世界观,但他在同一次采访里稍后说的话,却没有经常被记起:“没有越共叫过我‘黑鬼’。”这里面的出发点已远远超出了他个人。

也许阿里天生善于自我吹捧——他那句“Me/Wheee!”(我/喔!)被奉为英语里最短的诗歌,但直到今天,他真正在鼓动的,是人和人之间的联结。他热爱与人交往,无论是一个中学校刊记者还是《体育画报》作者,他都乐意花上一小时对话,在病魔缠身并终于不能再大声说话的时候,他仍不知疲倦地游历爱尔兰和阿富汗等各地去推动和平。他的精神启发了六年前路易维尔“穆罕默德阿里中心”的创立,这座6千万美元的场馆被用于继续发扬他的事业。一月中旬的那个周六夜晚,那里预先举行了生日派对,阿里站在朗妮的身边,接受了350名客人的祝福。

或许现在,我们能给阿里的最好礼物,是我们明白了今天这个时刻是如此来之不易。所以,在他首次出现在美国《体育画报》52年之后,让我们再次存档吧:拳王,生日快乐!(美国《体育画报》记者 Richard O'Brien 译 邵智杰 摄影 Neil Leifer/SI)

帝国英雄

彩库下载宝典2019

道无边最新版

植物暴击僵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