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伸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拉伸膜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在那桃花盛开的四月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7:25:26 阅读: 来源:拉伸膜厂家

核心提示:火车咔咔的向前行驶着,我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,望着那窗外飞快变换的景色,忽然,几滴雨滴落在窗户上,紧接着,雨滴越落越多,窗户上已经弥漫着一层水雾,透着那玻璃,似乎还能看到外面的景色,只是我的心神却没在那景色上。思绪在不断的跳跃,脑海中的记忆一幕幕的跃入眼帘,那曾经的过往仿佛历历在目。那一年我还是个... 火车咔咔的向前行驶着,我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,望着那窗外飞快变换的景色,忽然,几滴雨滴落在窗户上,

紧接着,雨滴越落越多,窗户上已经弥漫着一层水雾,透着那玻璃,似乎还能看到外面的景色,只是我的心神

却没在那景色上。

思绪在不断的跳跃,脑海中的记忆一幕幕的跃入眼帘,那曾经的过往仿佛历历在目。

那一年我还是个小学生,田野旁的那棵最大的桃花树刚刚盛开,而我迎来了我的新邻居,一对夫妻和他们的女儿——一位拥有大眼睛和短头发的小女孩。年少的我似乎对陌生人没有丝毫的害怕,

反而过去帮他们搬运行李,

几天后,我们班来了位插班生,正是她,不过这次她扎了个辫子,不过那双明亮的眼睛一直在打量着我们,似乎,她发现了我,冲我笑了下,我有点愣住了,因为这么甜美的笑容映入脑海之中

是永远也无法挥去的。因为我小时候的调皮,没有人喜欢和我同桌,老师似乎很无奈的把她安排到我旁边,而我,身体仿佛僵硬了一般不会做任何反应,大脑似乎也停止了,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

放下书包,什么时候坐到我旁边的,那一刻,本应成为我记忆最深刻的一幕却成了记忆中的一块空白之处。

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放学了,我正准备拿点作业回家,“喂......你怎么都不跟我说话呢?”一阵甜美的声音从脑后传来,“呃?我......那个......我.....”一回头,看到她正盯着我瞧,

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,“嗯?”她睁着大眼睛,似乎要等着我开口,可以想象,那时我的脸应该红的像苹果一般,“我......我......我叫叶枫,你......你......”“叫我小敏吧,我

妈妈都是这样叫我的”“嗯,小敏。”

自天之后,我便结识了这个拥有一双大眼睛和一条辫子的女孩——小敏。

而且,她也不是那样文静的女孩,她喜欢在下课时去跳橡皮筋,放学后喜欢去田野间玩耍,也会在树林里摘迎春花或者捡树上的蝉壳,当然了,这些都是在我的带领下去的探险,即使回家时

全身弄的脏兮兮的,但是我们每天都那么的开心,玩累了,我们会来到田野旁的那棵最大的桃树下面,靠在它的下面,就那样静静地听着田野里的蛙鸣。

似乎,那已经是我最大的快乐了,思绪突然停住,我发现眼角旁有了点泪水,我从口袋里摸索着,想摸出张卫生纸来擦掉泪水,忽然,我愣了一下,因为口袋里没有什么卫生纸,只有一张

白纸,上面画了一幅画,一名小男孩和一名小女孩互相依靠着,而他们后面是一颗盛开的桃树,那盛开的桃花被粉红色的彩笔勾画出来,显得那么的美丽,两个小孩脸上的笑容似乎也和桃花

一样的美丽。

那纸上的桃树似乎开始变化,慢慢的竟变成了真正的桃树,而桃树下的两个小孩,他们都低着头,却谁都不愿开口。终于,小男孩鼓起勇气,他拉起女孩的手:“你还会回来吗?”女孩那

明亮的眼睛上蒙了一层泪水,说话也有点哽咽:“会回来的,我们说好了要永远做好朋友的嘛。”“那我们说定了哦,以后四月桃花开放的那天,我就会在这里等你的,我们拉钩哦。”小男孩伸出他

的小拇指,女孩哭着把她的小拇指放到男孩小拇指上,“嗯,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。”

“呲......”随着火车的停下,我的回忆也结束了,过了二十年,家乡的建筑已是日新月异,但那棵巨大的桃树依然立在那里,我笑了下,我又来了呢,望着那棵桃树,树下,早已是漫地的

桃花瓣,我慢慢的走到桃树下,坐了下来,会来吗?今天?

“那个?......你是不是......叶枫?”一阵慈祥的声音从脑后传来,我的心跳突然加速了起来,是她吗?我立刻跳了起来,回过头去,一张苍老的脸庞映入眼里,虽然是那有点熟悉的脸,

可是她的年纪却可以当我的母亲了......“那个?你是叶枫吗?”“嗯,是啊,阿姨你认识我?”“恩,我是小敏的母亲,这个,是她在病床上写的信。”那阿姨递过来一封信,病床?什么

意思?我心里似乎想到了什么,接过信的手似乎也有点颤抖,信封上写着:给我最好的朋友 叶枫 。我打开它,里面取出了一张纸,而纸上面画了一幅画,和我口袋里的那副画是那么的想象,

只不过,那小男孩和小女孩却长大了,两个大人互相依靠着,而图下面写着这样一行字:对不起,叶,似乎我爽约了呢,本来想过来给你看这幅画的,呵呵,画的不好看呢,嗯,怎么说呢,

你能原谅我吗?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吧......拉钩的哦?

我的只感觉泪水已经弥漫了双眼,小敏的妈妈之后告诉我,小敏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得了癌症去世了,即使她和病魔斗争了那么久,最后也......这封信是她在病床上写的,本来是交给我们寄出来

的,但我们在国外寄这个也不方便,所以就乘着回家乡的时候把它带过来了,小敏也告诉我们了,如果要找你,就得在四月份,她生日的那天来这棵桃树下面,你一定会在这里的。

火车的咔咔声仍然没有停止,此刻的我已经坐上了火车,阿姨本来想劝一下我的,但我只是摇了下头,便又回到了火车站。那两幅图被我埋在了那棵桃树下面,而在那棵桃树上,还留着二十道

裂痕......

荆州订制西装

聊城工服定做

铁岭西服定制

九江定制工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