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伸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拉伸膜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在诗经的下游我们清唱清江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2:51:46 阅读: 来源:拉伸膜厂家

郑开显

《诗经》里流淌着一条河。

这河没有名字,如同河边的歌者。

这河“清且浅”,就像我们的清江。

从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”到“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”;从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”到“坎坎伐檀兮,置之河之干兮,河水清且涟漪”……这是一条穿越《诗经》的河,一条记载古老农事和爱情的河。无论河东河西、楚河汉界,无论荣辱兴衰和世事沧桑,这条平民的诗意的河从未干涸。就像河边那些普通的植物,至今还在茂盛地生长。比如“蒹葭、荇菜、蘩、薇”,它们并不高贵,它们今天的名字很平民,就叫白蒿、芦苇、野豌豆苗……我想,那在水一方的伊人也一定不是大户人家的千金,就如同那个名叫罗敷的美人就是采桑的小妹。正所谓:浪花淘尽英雄。留下的却是水一样的平民和百姓,以及他们在劳动中传唱的歌谣。

我们无法生活在《诗经》的时代,一个用锄头写诗、用织机歌唱的时代。千百年后的我们只能在《诗经》的下游,舞弄着花哨而苍白的文字,写着一些或无病呻吟或无关痛痒的诗。我们在自己的诗意中清高而孤独,我们自以为是,自以为诗,自以为诗歌就是少数人的艺术。我们因为试图远离世俗的生活而被生活所忽悠,被世人所忽略。我们在自己的诗作上郑重地署名,忙于出版一本又一本诗集。殊不知《诗经》中的作者没有名字,我们的诗集近似于废纸。当有人叫我们“诗人”的时候,我们没有感觉到荣幸,而是敏感到一丝调侃或嘲讽。难道是这个时代不再需要诗?难道这方水土就滋养不了一个本土的诗人?

我们的疑问说明我们貌似轻狂却没有真正的自信。当清江人的《龙船调》传唱天下、当《黄四姐》从乡间的小屋场走向海外的大舞台,我们没有理由怀疑清江的灵性。八百里清江就是一幅民俗风情画卷,几千年的巴人文明就是人杰地灵的诠释。上溯百年,堪称一代诗宗的清末年间的大诗人樊增祥,就是恩施市六角亭人。他是近代晚唐诗派的代表人物。他11岁开始写诗,虽然官至两江总督,但“生平以诗为茶饭,无日不作,无地不作”,平生写诗填词3万余首。其《樊山文集》共60余卷。

无独有偶。除了樊增祥这个当年名扬天下的诗人,自明朝中叶到清朝康雍时代的200多年间,世居恩施鹤峰的容美土司田氏家族内部,连续6代人共涌现了田久龄等9个大诗人。一代土司王田舜年将祖上各分散诗集连同自己的《白鹿堂诗集》结集为皇皇巨著《田氏一家言》,当朝宰相为其作序。该书共收录诗作3000余首,形成了以土司王族为代表的田氏诗派,从而构成了中国少数民族人文画廊中一道极为绚烂的文学风景线。

有人说,自古诗人出宦门,乌纱底下好做诗。这话不是没有道理,屈原不用说了,李白大小也是个翰林。但过去宦门出诗人,是因为过去的才子可凭诗文入宦门。如今我们已难以用诗文博取功名,我们只能把写诗当做一种美德,我们不必为诗而活着,但爱诗写诗会让我们拥有与众不同的生活。我们是平民,我们为平民写诗,力求让我们的诗为平民所爱。当我们的诗像《龙船调》一样淌自我们率真的心灵时,像“哭嫁歌”、《六口茶》一样脍炙人口、贴近生活和民众时,我们的诗人或许就能逆流而上,成为吞江的卧龙;顺水而下,撒野于民间的江湖。我们乘坐的将是李白的轻舟。

明白了这个理,我们就会明白不是这个时代不需要诗,而是现在的诗或许疏离了我们生活的时代。当新建的亲水走廊已成为我们茶余饭后的好去处,当古老的恩施又绽放了青春的笑颜,当“铁路、高速公路”不再是昨日的梦想,当“文化大州、生态大州、旅游大州”已成为我们今天的夙愿,我们就应该唱响属于这个时代和民族的歌,唱响属于恩施属于清江的歌!

江山代有才人出。我们没有必要孤芳自赏,更没有理由妄自菲薄。与我们毗邻的湘西因为有了沈从文和黄永玉而成为文化的沃土,而生养我们的鄂西也并非文化的荒漠。我们灵秀的清江也应该有属于我们自己的当代诗人。而当代本土诗人的产生,最需要的还是诗人自身的执著和热情,需要有更多的人去欣赏、热爱和写作属于我们自己的诗。当我们现代的诗歌像民歌一样普及并为大众所喜爱和传唱时,我们自己的诗人就可能要诞生了。

我想说的是,不是我们的清江缺乏诗意,而是我们缺乏对其诗意的审视和发现。也不是今天的清江就滋养不了今天的诗人,而是当代恩施的诗人将不再是贵族或明星,只是清江的儿女,清江的歌者。最初的诗歌起于民间的吟唱,如今的诗人也只能回归于民间的草野。

这个诗人即便不是你和我,但一定就是你我身边的人。他所吟唱的一定就是我们想倾诉和聆听的。即便我们不是诗人,但我们也是可以像诗人一样活着的人。古老的清江将因为我们蓬勃的诗意而更有激情,年轻的自治州将因为我们的歌唱而更加年轻!

我们是清江的歌者。我们清唱清江或像清江一样清唱。

我们是诗意的平民。我们的声音就是“绿色繁荣”中的鸟鸣。

七台河西装定制

佳木斯制作西装

保定定做工作服

青岛制作西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