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伸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拉伸膜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收藏家谢志峰但愿我的收藏能叶落归根今时

发布时间:2019-09-29 16:47:52 阅读: 来源:拉伸膜厂家

收藏家谢志峰:但愿我的收藏能叶落归根

有幸采访了谢老,虽然已届76岁高龄,但谢老依然思维敏捷,身体健朗,言辞风趣,乡音未改。原定一个小时的采访,足足进行了两个多小时,话题从其成长历程,谈到收藏经历,从其收藏理念,谈到收藏家的本质,从客家文物,谈到回报家乡……

“人生曲折如流水,敢驾风帆上九天”

记者(以下简称“记”):谢老,听说您今年又将有新作问世,能否让我们“先听为快”?

谢志峰(以下简称“谢”):没错,我准备在今年10月出一本书,叫《一代名楼》。“一代名楼”是巴金、茅盾、启功、徐邦达等泰斗们来我的节香楼看后,对我人品与藏品的总体评价。卢瑞华同志对我说,只有你志峰的节香楼才称得上“一代名楼”。他题了《一代名楼》的书名,而且还专门用毛笔写了篇《节香楼序》,又叫做《节香楼记》。这本书可以说是我搞了一辈子收藏的总结,准备分上、中、下三册套装出版。

记:我们期待这本书的出版。谢老,听说您小时候经历坎坷,能跟我们讲讲那段经历吗?

谢:我1937年出生于梅县丙村一个书香门第,我父亲是南洋归侨,是从当时国内一流学府燕京大学返乡定居的教授。五岁那年,我爸去世,他一走,家里的财产被乡绅们敲诈去做丧事,变得一贫如洗,靠我母亲挑盐、耕公嘗 田维持生计。小学毕业时,迫于家境,母亲只能把上学的机会让给读小学的弟弟和读中学的哥哥,我则被迫休学三年。那是我最悲苦的三年,也是我在书海里打滚的三年。对“学海无涯苦作舟”感悟尤深。苦恼的时候,我就抱着我父亲留下的那些书背诵,如二十四史、唐诗、宋词、红楼、三国我是倒背如流,养成了与书相依为命的习惯。

记:休学经历让您很痛苦,但您利用这三年打下了良好的文字基础,为您后来写小说《孤帆》,以及写收藏研究著作打下了扎实的文字功底。

谢:是啊,有时候一件不好的事情,把握好了,也会变成好事。1956年,我初中未毕业就参军成为一名空军战士,在部队写了一部以我父亲经历为素材的中篇小说《孤帆》,在杂志上连载,后来中国作家协会为我出了书,那时我才二十二三岁。小说出版后,被大家捧到天那样高,与刘绍棠、冯德英一起被称为 “文坛三少”。后来,“文坛三少”遭批判,我从天上跌到地上,摔得很惨,从此发誓不再写小说,不再写带感情色彩的文章。这件事也让我醒悟:做人不能锋芒毕露,应该收敛些。但不能“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绳”。我曾写过两句诗:“人生曲折如流水,敢驾风帆上九天。”也就是说,人要有志气登上另一个山峰。

“名师指点,海纳百川”

记:您的成长经历很丰富,而收藏更是在您人生历程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,您是怎么走入收藏这一行的?

谢:这要感谢我的两位恩 师——容庚 (中国古文字学家、金文专家,精于青铜器鉴别)和商承祚(古文字学家、金石篆刻家、书法家),他俩是中山大学的名教授。1962年,等待转业的时候,我在中山大学读业余班,认识了我的老师容庚和商承祚教授。一了解,才知道原来他们都认识我父亲。他俩都称我爸“老师”。容庚和商承祚都很喜欢我,说我悟性高、文笔好,称我为世侄,收我做他们的入室弟子,从此走上了古文物收藏与研究的道路,改变了我人生的命运。

记:您的收藏品非常丰富,种类繁多,为何您能“掏”到这么多的宝贝呢?听说那时候您为了买文物,拼命写稿赚钱?

谢:我的藏品除家传的外,绝大部分都是文革后在文物部门内销时购买的,都是容老和商老帮我掌眼的。那时候的“四旧物品”很便宜:居廉、居巢的扇面画1元/张,张大千的字画15元/张,康有为的对联10元/副……工资不够花,我就拼命写稿,我是香港文汇报书画评论专栏的作家,在海外学术杂志刊登一篇文章就有300元稿费,所以买的东西就多。

“著书立说是收藏家称之为‘家’的必备条件”

记:您在收藏领域有很多与众不同的举动,譬如,打破许多藏家不予示人的规矩,坚持文物开放、展示,发挥社会效益……请问,是什么让您有如此“异举”?

谢:这得从我的收藏理念说起。老师在收弟子的时候就说过,搞文物收藏首先“德”要好,要有保护国家文物的理念,排除那些功利目的,有功利之心就不能保护好文物,亦成不了收藏大家。当时老师的思想就启发了我一辈子收藏理念的形成。八十年代初,我提出了“藏宝于民,国宝归国”的收藏理念。这八个字,后来也成为中国收藏界广为引用的理论。

记:这些理念也是您从1986年开始至今先后捐了11批国宝给国家的原因?

谢:1986年,我送给国家第一批文物:中国历代的名家书画以及古今羊城八景,实践我“藏宝于民,国宝归国”的思想。这在当时引起了轰动。这看上去似乎很愚蠢,但在中国佛学中,有“舍得”之说,有舍必有得,得又为着舍,最终目的还是舍,是奉献。近30年来,我献给国家的文物已有11批,按当今市场价值,不足十亿亦有八亿,钱对我来说意义不大,换回来的是各级政府授的11块奖匾。

记:您有没有想过如果卖掉这些收藏,能给您带来多少经济利益?

谢:我从来不想这个,到目前为止我的藏品从不出门, 出门就是捐给国家,捐给博物馆,凡是追求经济效益的, 都成不了大收藏家。捐赠文物已升华成为我心灵一种净化。76岁后,我又悟出除捐赠文物外,还要把收藏的部分书画作品,通过拍卖平台筹集资金,成立 “广东省谢志峰保护文物基金会”,以基金形式作主导,来保护国家文物。

记:您不仅收集文物,而且对其进行深入研究、整理,您是如何看待收藏与研究的?

谢:在文物研究方面,我提出“以物见史,以物论史”的理论。或许,大部分人藏宝的目的,只是为了保值,卖个好价钱,而真正的收藏家,是以研究和著述及保护为目的的。启功老师(当代中国著名书画家、国学泰斗、文物鉴定家)说我在中国文物收藏界占有一定地位、有一定影响,就在于我能够把文物收藏升华为文化收藏,传承中华民族的文化。

记:您为收藏、研究文物付出了毕生的心血,您对“收藏家”这三个字是如何理解的?

谢:我认为,收藏家应具备三个条件:一是要有眼力、懂得鉴别,这就要求其首先要练好内功,即博览群书;做到凡物皆有可观,于书无可不读。二就是要有财力,但不能太功利,买一件卖一件,亦成不了大器;三是必须著书立说,这是文物收藏家最重要的条件和标志,如果没有著书立说,你再有钱,买了再多东西,也不外乎是保管员,传承不了。

“完成研究后,我心中始终有‘叶落归根’的情结”

记:您曾经说过,在您的收藏领域,您对客家文化情有独钟。

谢:我非常喜欢客家文化,近半个世纪以来,我孜孜不倦地收集客家文物,收集整理客家文化,先后出版了《宋元明清嘉应诗人录》、《宋湘先生翰墨》、《客家文脉》等专著。在2006年举办的《谢志峰历代端溪名砚展览》上,我向世人展示了宋湘、黄遵宪、丘逢甲和孙中山等历史名人使用或收藏过的古端砚,这些均将留在梅州。

记:这几年,您为了拯救、保护、传承客家文化到处奔走,做了很多事情。今后还有什么重要设想或是计划?

谢:我今后努力的方向还是著书,我父亲曾有遗训:“文章千古好,仕途一时荣”。文垂千古,这不是为了名,更主要的是一种历史责任,总要对收藏的东西、对历史、对后人有个交待。第二个想法,是实践我“藏宝于民,国宝归国”的理念,每出完一批研究成果,就把研究对象献给国家,奉献将与我的生命同在,生命不息,奉献不止。

记:在一些媒休报道中,您曾说过:“我收藏了一辈子的文物,最后我的愿望还是叶落归根”。

谢:人老了,总会怀念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,所以,十年前,我就提出把我收藏的客家文物献给客家人民,家乡人民可以通过家乡文物去追踪自己祖辈的历史,从而认识为什么梅州是文化之乡,并重视客家文化对中华文化的贡献。由于各种原因,这件事情至今尚未实现。

所以,后来,我就通过出书的办法,把我所收藏的客家文物整理成《客家文脉》一书,了却了多年的心愿。当时,梅州市委朱泽君书记了解到我对家乡的心愿后,非常重视,专门给《客家文脉》写序,他是文人书记,对文化梅州的建设有独到的见解,必定大有作为。

上海电脑回收价格

供应水银

小型搅拌泵车